有口皆碑的小說 穿越陪都之諜戰重生 花生米豆-第1189章 我本良醫分享

穿越陪都之諜戰重生
小說推薦穿越陪都之諜戰重生穿越陪都之谍战重生
林寒一行人沿着乡间小路一直往前走,到达“清溪镇”外的时候,已经接近正午十分。
其实清溪这地方原本并不是什么大镇,只是一个小乡场,但是因为有木家世居在此,数百年来, 周围围绕木家形成了纵横两条街道,青石铺路,商铺林立,有一种少见的繁华。
“木先生,木府就在清溪两条街道的交汇处,那里可是一个大宅子。只是这些年有些冷落了,木家人也不愿与人交往,平时都是大门紧闭, 不知现是否就带您过去?”湘云小姐小声的问道。
林寒略为沉吟了一下, 摇头说道:“不急,我们先找个地方吃午饭,然后再去拜访。”
“那好,我知道一个地方还不错,我带您去。”湘由云毕竟是本地人,林寒等人也没有意见,任由她带着走进了镇里。
有湘云的带路,他们轻车熟路的走进了街边的一家饭馆。
这家饭馆不大,名为“满园香”,装潢古朴,但是窗明几净,里面坐的都是一些衣着光鲜的士绅,并非贩夫走卒可以光顾的地方。
湘云本来要包间,但被林寒微笑着制止了,说道:“湘云,我们就坐大厅里吧,通风又凉快。”
湘云就在窗边找了个空桌, 大家分别坐了下来。
“满园香”的掌柜是一个中年大胖子,他从林寒等人走进门来就留了心,这时看见他们坐定,赶紧走了过去,一拱手对林寒说道:“先生,我是弊店掌柜,你们想吃点什么,本店以经营湖鲜为主,要不来个一鱼三吃,这可是本店特色。”
林寒没想到这掌柜眼力不错,一眼就看出自己是主人,就笑着说:“掌柜好眼力,那就恭敬不如从命,就一鱼三吃吧!”
掌柜的会心的一笑,继续说道:“先生,你们四位,加一个汤,再炒一个蔬菜就可以了,保你们满意。”
“那就听掌柜的安排吧!”林寒爽快的答道。
掌柜的见林寒如此好说话, 不由添了几分好感,又问道:“不知先生喝点什么酒, 本店备有各地名酒。”
林寒笑道:“既然来到贵地,那就喝本地的酒吧。还请掌柜的推荐一二。”
掌柜的一听就来了精神,随即报出了几种本地的酒名来。
林寒平时并不太喝酒,对当地的酒也没有感觉,就问道:“掌柜的,我听说贵地有一种樱花酒,非常好喝,我就要此酒。不知你这里有没有?”
这话说得掌柜的一愣,还深深的看了一眼林寒,一脸疑惑的问道:“这位先生,如果我没有猜错,应该是初到本地吧,不知是怎么知道樱花酒的?”
林寒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笑着反问道:“掌柜的,你店里可有这种樱花酒售卖?”
掌柜的摇了摇头,又点了一下头,有些为难的说道:“这酒倒是有。不过……”
林寒见他欲言又止,连忙说道:“掌柜的,我听一位老友提及,在清溪镇,樱花酒是难得一品的私家佳酿,今日有幸来此,很想一饱口福。”
掌柜的有些犹豫的说道:“先生,正如你所言,这樱花酒是私家佳酿,而且每年酿造甚少。本店一年也仅得一小坛,实在是弥足珍贵。价格也是……”
这时,只见一个年逾六旬,管家模样的人急匆匆地走进店来,一眼看到掌柜的,开口就喊道:“小六,急事,小姐回来了,她要喝樱花酒,府上已经没有存货,我知道你这里还有一坛。赶快取出来送到府上去。”
林寒听到这话,眼前一亮,笑道:“原来掌柜的真还有一坛樱花酒啊,那就快上些来,价格不是问题。”
木掌柜为难的说道:“先生,对不起,本来是可以打些来让先生品尝一下,可现在不行了,这酒不能卖了。”
護短師傅:囂張徒兒萌寵獸 小說
林寒故意有些生气说道:“为啥不能卖了,我可是先来的。这喝酒是不是也应该讲个先来后到?”说着还故意瞪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那个管家模样的人。
那个管家模样的人显然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,他恭敬的对林寒一拱手,说道:“先生,老朽是本地木府的管家,此酒是我家小姐每年采自府中樱花亲手酿制而成,产量极其有限,非木家人不可得,而我家小姐酷爱此酒,每日需要饮此酒才能安睡,而目前府中存酒已告罄,不得已来动用木掌柜的老窖。”
林寒哦了一声,一脸郑重的说道:“原来贵府小姐还有此等雅兴,不喝酒还不能安睡,不过,就我看来,其实这是一种病,不治会愈发严重的。”
老管家一听,眼前一亮,连忙问道:“原来先生还懂医道?”
林寒点点头,继续问道:“管家,你有没有发现你家小姐近来酒量越来越大了。”
管家连连点头,“正如先生所言,近几年我家小姐的酒量越来越大。以往每年还能余下几坛陈酒,现在基本上没有什么剩余的了。”
“那就对了,其实这也是酒瘾逐渐加深的体现。如果现在不治疗,将来可就难办了。”林寒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管家眼中一亮,显得更加客气。连忙拱手问道:“不知先生可有办法,医治我家小姐的酒瘾症?”
林寒毫不迟疑的点点头,“本人出生杏林世家,对于这种酒瘾症的治疗倒是略知一二。”
管家精神一振,脸上喜色一闪而过,又谨慎的仔细打量了一眼林寒,还是有些怀疑的问道:“先生真的能治小姐的病?”
林寒笑了笑,显然对管家的质疑并不感到意外,“其实你家小姐的病,病因并不在酒上,而是在心里。”说着,他还用手指了指心口的位置。
管家听闻此言,脸上不禁露出了微笑,连忙说道:“请问先生贵姓,在何处坐堂问诊,可否随我回府为我家小姐诊治。”
林寒笑道:“先生,免贵,我姓木,来自上海,并不开堂坐诊。”
管家听说林寒姓木,心中大喜,也顾不了林寒是否开堂坐诊,赶紧说道:“原来先生与我家是同宗,真是太巧了。这样,不耽搁你们吃饭。”然后转头对着木掌柜说道:“小六,先给他们上菜,这几位的账单,由府里负责,你不用管了,待会饭后,请他们到木府一叙。”
林寒听老管家这么一吩咐,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。而余秘书和湘云不解的看了他一眼,不过,也没多说什么
只有小夏一点都没有感觉意外,微笑着看着此刻故作深沉林寒,对他眨了眨眼睛,两人都会心一笑。